校友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友文苑

志存高远 岁月如歌

时间2018-07-15浏览次数85

 ----记八闽艺坛泰斗夏禹铮先生


    夏禹铮先生是我敬重的老领导,也是我的师长。

    夏禹铮先生长期担任教育、科研部门领导,前后两度出任福州工艺美术学校校长。夏禹铮先生的门生中有许多成为企业领导的中坚力量和工艺美术大师、艺人,有的成为教育界的高级讲师和教授,可谓桃李满天下。昔日的学生每每提及夏校长,无不崇敬有加。

夏禹铮先生是福州人,从小受诗文、书画、音乐濡染,敦厚淳朴、聪颖好学。毕业于福建师范专科学校艺术专业。学生时期他思想活跃,为追求真理参加中共地下党组织,为秘密红色战线作出积极贡献。

建国初期,夏禹铮先生被派驻在福州市总工会,负责工人文化宫的政治思想、精神文明、教育宣传工作。1956年,福州市委将其调往福州特艺局(福州市工艺美术局前身)工作,历任福州脱胎漆器厂厂长,福州雕刻厂厂长,福州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福州工艺美术学校校长,福建省工艺美术协会一、二、三届理事。离休后,他还被聘任为福建省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顾问。

夏禹铮先生曾受命负责北京人民大会堂福建厅的装饰设计任务。他亲自挂帅,组织专业人员到北京,以高度的责任感,精心设计、施工,圆满地完成任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董必武副主席、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并得到周总理的赞许:“将来台湾厅也由你们来设计”。福建厅成为中央领导人经常接见宾客的地方,在人民大会堂所有厅中出镜率最高。这是福建人民的光荣。当年,他还和福州工艺美术学校副校长林荫煊、福州市工艺美术局王尔德一起,被邀请登上观礼台参观国庆十周年盛大庆祝活动。

从北京回来后,夏禹铮先生立即投入学校的工作,重新调整工作思路,规划发展蓝图。他根据党的教育方针,明确培养目标和服务方向,坚持理论与实践、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教育理念,力图创办一所具有鲜明特色的工艺美术职业学校和一个培育技术创新设计人材的摇篮。

夏禹铮先生深知,办学质量是立校之本,教师起主导作用。他先后引进了海外画家李君可,国内著名高等学校南京艺术学校、浙江美术学院的优秀毕业生卢汉民、钱建华、何惟明为教师,并从社会聘请德高望重的画家、金石家、书法家陈子奋、龚礼逸、张英、潘主兰、林暖苏等大师为学校教师。另外,他还大胆地从本校毕业生中选留一批既懂艺术又懂技术、既能动口又能动手的优秀生担任教师。以这三方面人员组成了一支新型特殊的教师队伍。

为了实现理论与实践结合深度融合,夏禹铮先生又从企业中调入大批专业技术骨干如:王长坤、陈宗伙、陈隆湘、卢福官、陈敬祥、姜世桂、魏前等,组建了对应专业的实习工厂,让学生在学校内就可以从课堂到工厂,理论与实践紧紧连接在一起。

“山固积石自成高,水汇百流方及远”。夏禹铮先生的办学成果,体现在毕业生成才率上。福州工艺美术学校的毕业生工作后受到企业领导和工人们欢迎,在各自岗位上建功立业。有的成为创新设计骨干,有的成为厂长、经理。一大批毕业生被国家、省、市评为大师、艺人。夏禹铮先生的职业技术教育理念先进,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引起了上级教育部门的重视。中央新闻摄影组等先后专程来福州,专访福州工艺美术学校育人成果与经验。

“文革”时期,福州工艺美术学校解体,夏禹铮先生也难逃一劫,蒙受不白之冤,被打成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挨批、挨斗、挨骂、挨打。1977年春,在拨乱反动中,夏禹铮先生再次出任福州市工艺美术学校校长。此时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学校原校址、图书、设备等无一存在,一切从零开始。他召集部分老师,争取资金,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借农舍上课、办公,艰苦创业复校。1978年复校后招收了第一批学生。1981年,福州郊区的洪塘盖起初具规模的校舍。

 随着改革开放的时代步伐,夏禹铮先生坚持学校的专业设置由传统向现代化发展,对教师的思想与专业素质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他跟踪世界前沿科学信息,发表论文,带头著书立说,编写教材,扩大学校内涵建设。

这个时期夏禹铮先生先后在《中国工美艺术》,《福建工美艺术》等专业报刊发表了:《福州龙眼木雕的技术及流派》,《寿山石和寿山石雕》,《福州脱胎漆器的装饰技艺》《著名脱胎漆器装饰技艺艺人李芝卿》等多篇论文,并撰写《中国美术史略》,《福州漆画艺术渊源及开拓》等教材,为工艺美术理论研究教育事业留下不朽的篇章。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夏禹铮先生在教学上改革也不断深化。他组织师生面向社会,开发新产品、新技术、新工艺,并承办大型城市雕塑,商品服饰,景观设计,户外大型宣传画等项目。他先后在“五一”广场带领部分师生创作《八闽儿女》大型雕塑,成为福州市首个用白水泥制作的城市环境雕塑,得到时任省委书记项南的肯定。他还亲临“五四”文化商城,邵武城市景观等现场,并教导带队的老师:“在改革开放中,你们可以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领学生参加社会活动,将我们学校办成为社会服务,理论结合实际的新型学校”。

夏禹铮先生人格高尚,宽容,坦率,真诚,能够团结党内外各界人士。在夏禹铮先生扶掖下成为杰出人才的不胜枚举。福建省工艺美术研究所解体时,他将雕艺人林亨云调入福州雕刻总厂,并支持他从木雕专业转行到寿山石雕创作,终成为一代宗师。被誉为“中国漆画之父”的乔十光谈到他在福建学习漆画创作时,得到夏禹铮校长的“特别关心”至今难忘。许多人都说夏禹铮先生是现代“伯乐”。

夏禹铮先生还曾一度任福州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福州雕刻总厂厂长。每到一处任职,夏禹铮先生都将党的“百家齐放,百家争鸣,推陈出新”的精神贯彻到那里,让知识分子,技术人员放下包袱,解放思想。因为他内行、专业、重视知识的科学态度和平易近人的朴实工作作风,无论是工人,技术人员还是艺人都愿意和他交朋友,讲知心话,商榷创作的意图,探索创作构图,手法。著名艺人阮宝光牙雕《回娘家》,林寿堪寿山石雕《稻香千里》,大型牙雕《百万雄师过大江》(集体创作),大型寿山石雕《长征组歌》(集体创作),大型黄杨木雕《鲁迅组雕》,以及牙雕《驯鹿》,龙眼木雕《金田起义》,《渔歌》等作品影响力大,是牙雕,木雕,石雕艺术的里程碑。他们的作者不是夏禹铮先生的忘年交,就是他的学生。

因党的需要,夏禹铮先生一生精力扑到行政管理工作上。但他千方百计挤出时间,长期坚持潜心探索艺术的真谛,并善易吸收其他艺术养分和新鲜事物。我曾随同夏禹铮先生一起到敦煌莫高窟参观学习。他亲切地对我说,“一切造型艺术,无论是传统或现代的,都潜存着相通的信息,有许多值得认真探索”。

离休后,夏禹铮先生专心探索中国水墨画。他经常背着画板涉足野外云山竹林间,把人生的情趣陶冶在无尽自然美感境界之中。他独钟于墨竹,也画梅,松等。离休三年后,他在福州画院举办画展,展出的百幅风竹构画各异,疏爽飞动,运笔遒俊逸,墨韵淋漓,浓淡相映虚实相照,充分展示出竹的百折不挠的高风亮节。

他曾谦虚地说:“画竹着重于水墨韵味,用笔遒劲,不拘泥成局,不拒成法,信手涂鸦而已。“好一个信手涂鸦,闲庭信步,潇洒轻松。这是他长期探索和积累而成的“胸有成竹”,方可“信手拈来都是竹,乱竹交枝戛寒玉”。正如周恩来总理所说的“长期积累,偶然得之”。

当年福州市委书记赵学敏在认真参观他的作品后,欣然命笔题《竹风》二字。这是对夏禹铮先生的作品与风范极高评价。夏禹铮先生是后辈学习楷模,他的人生正如古人所云:“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借此夏禹铮先生《竹风》一书出版之际衷心祝福夏老健康长寿!

                                    冯焦生作于2014年秋

                               (作者系我校美术学院校友)